深圳著名“保姆村”

 行业动态     |      2020-03-27 15:35

何慧玲是深圳某家政公司的一名保姆,来自湖南农村,淳朴腼腆,勤劳热情。第一次与她见面,是在十一假期的前一天在朋友的家里,彼时何慧玲正一丝不苟地擦着窗户,4个小时过后朋友的家里被打扫得干干净净,何慧琳的手机响起了提示音:200块钱已到账,这是本次服务的报酬。

通过和何慧玲的交谈,她是跟老乡一起来到深圳的,深圳围面村一带的钟点工,都是像何慧琳这样来自农村的妇女,没有文化,只能凭体力挣钱,平均每小时20~50元。她来自湖南一个农村,性格腼腆,年轻的时候在镇上的工厂做流水线工作“一直在给别人打工,而且这么多年来,从来没有要求过主动加薪,而是看老板的意愿,如果老板看我做得好就会主动加薪。”说到这里,何慧玲在脸上浮现出一丝自豪。

随着深圳的崛起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二胎政策也全面落实,深圳的家政市场缺口不断增加,于是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外来人口来此地打工,据不完全统计,仅广州和深圳两地家政服务人员缺口超过100万。

何慧琳从老乡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和老公南下深圳,做着每天简单而枯燥的工作,早上6:00起床,去客户家里一户接一户的做饭、搞卫生,日复一日。对于客户和雇主从来没有要求。

何慧琳自己有一辆小单车,只要距离不是太远路程不超过一个小时,她都可以接受。“最忙的一次早上7:00出门做到晚上11:00才回家,整整去了6家,饭都没顾上吃回到家里倒头就睡。”在她看来,钟点工是没有休息的,但伴随着辛苦的工作而来的也是相当丰厚的收入,多劳多得从来都是深圳的标准,“有时候想想也挺对不起孩子的,把孩子一个人留在老家跟父母一起生活对他也挺残忍。”提起儿子,何慧琳的眼眶红了。

每天她都在跟深圳的中产阶级打交道,让他意识到孩子的命运只有通过教育和知识才能来改变,于是在孩子的学习问题上要求非常严格,儿子也很争气,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三名,毕竟全天下的父母都望子成龙。

尤其是看到一些客户家里的孩子小小年纪但琴棋书画却样样精通,学习成绩也没有落下,这让何慧玲感觉到更加愧对于自己的儿子,并且心生羡慕,希望自己的儿子有一天也能过上幸福富裕的生活。

像何慧琳这样的保姆们都这样想,为了孩子的读书,再苦再累都要坚持下去。深圳的中产阶级普遍文化程度高,也很有素质,何慧琳很喜欢在这样的氛围工作,虽然她是钟点工,好像和雇主存在着天然的不平等关系,但绝大多数雇主都不会有那种颐指气使的态度,这让她感觉到很舒服。

深圳是一座神奇的城市,大大小小数千座城中村里居住着数不胜数的外地人,何慧玲跟所有深漂一样,在为了生活默默努力着。在这个时代,奋斗者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