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 斤男婴刚出生被护士抱走,2 小时后竟夭折!医院监控空白,护理记录

 公司新闻     |      2021-03-13 11:46

今年 4 月,青岛一新手妈妈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生产后即遭失子之痛,医院护理记录全无,监控也是空白。

日前通过齐鲁晚报 · 齐鲁壹点发出质疑:孩子出生后的一个多小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王新(化名)今年 31 岁,是青岛一名初中教师,结婚多年,去年成功怀上了一个孩子,夫妻俩对还未谋面的孩子格外上心,不仅按时做孕检,还特别注意营养。

都说怀胎十月,怀孕 286 天后,王新在 4 月 2 日和丈夫强子(化名)来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准备迎接即将到世的孩子,这时孩子正好 40 周 +6 天,医院的病历上记录是 足月儿 。

王新说,4 月 2 日早 8 点 03 分,她和丈夫就来到医院,准备剖宫产,由于医院迟迟没有安排何时手术,她一直等到当天 16 点 10 分才被叫进手术室,16 时 39 分,孩子成功生下来, 我都听到了孩子的哭声,哇哇大哭,哭了好几声。

王新说,护士告诉她是个男孩,而孩子出生后的阿氏评分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三项也全是 10 分。护士剪完脐带给孩子擦洗干净后让她看了一眼,她还跟孩子贴面亲了一下,没想到这成了母子二人的永别。

因为我还要手术,护士说要抱出去给家属看一下,还要给孩子打针、称体重,按脚印等处理,当天 16 点 49 分 44 秒护士将孩子抱出手术室,但是并没有停下来让我的家属看,而是径直走向了电梯,将孩子带去了三楼。

王新说,她是看亲戚用手机录的视频,视频中护士并没有停留,而是慢慢地走向了电梯,大概 16 点 50 分 10 几秒左右护士进了电梯,因为家属不让进,后面发生的事就没人知道了。

17 点 20 分左右,王新做完手术被推出手术室,她看到这个时候孩子还没有回来,就开始有点担心,王新的母亲心急还去护士站问:说孩子妈妈都已经出手术室了,孩子怎么还没回来。

18 点 10 分左右,正在医院内拿药的强子接到了护士站的电话称,他孩子不好,让他马上来三楼,一听孩子不好,他立即三步并作两步跑上了楼,但是看到孩子的一瞬间,发现孩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当时我看到孩子就被放在门口做登记的一个桌子上,身上也没包东西,护士就动动孩子胳膊,动动孩子腿,让我看,并说你看孩子现在没有肌张力了,呼吸也不行了,我赶紧求大夫赶紧救救孩子,别再让我看了,这个产科大夫就告诉我别急,你先办理住院,然后买上药,去五楼转儿科。 强子告诉记者,他用了不到五分钟就给孩子办完了挂号等手续,但是孩子的生命体征却越来越弱了。

孩子一直在产房抢救,当晚 20 点 30 分,医生说孩子不行了,我一直求医生别放弃,再救救孩子,没想到医生说你再这样我们就报警了,你这是干扰我们工作。 强子说,他不想放弃孩子,一直不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医生一直抢救到 21:30 分,但最终孩子还是没了。

记者看到,孩子出生后的病历记录上显示,孩子身长 51 厘米,体重 3950g,记录本上还有孩子的脚印。

我除了四维彩超在妇儿医院做的,所有的孕检都是在八医,结果都非常正常。 王新说,孩子出生后的阿氏评分一分钟、五分钟、十分钟三项全是 10 分,而 10 分就是满分,不仅如此,王新说,护士在孩子出生后的 17 点 35 分给喂糖水,孩子都是自己吸进去的,而一般情况都是护士给喂进去,当时还给孩子测了血糖都是正常的,这说明孩子非常健康,她不明白经过 1 小时 51 分后孩子怎么就突然不好了?

当天晚上,王新和丈夫就想跟医院讨个说法,他们想第一时间调取病历,并查看医院的监控,但是医院却不配合,无奈他们只能报警。

报警后,警察在场时医院工作人员很配合,同意让我们看病历和监控,但是警察走了,医院又不让我们看了,医院的一个主任说,调取监控必须经过警方同意,要警方出证明,我们也找派出所了,打了 12345,最后也没让我们看。 强子说,不让看他们就一直 赖 在医院并到处讨说法,医院看也拖不过去,在一个星期后才将病历和监控让给他们,但是这时的监控除了护士抱走孩子的那一段,其余在产房的都是空白,而护理记录上,从 16:39 分至 18:10 分这一段的护理记录也是空白。

记者看到了 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临时医嘱单 ,上面从 17:35 分直接到 18:10 分,这一段时间确实没有任何对孩子的护理。

王新和家人百思不得其解,他们迟迟不办理出院就是想讨个说法,在医院的建议下,王新夫妇同意了孩子尸检和病理,为了找到孩子去世的真相,他们还听取八医工作人员的建议全家人都做了基因检测,但是这些都是无功而返。

当时八医给我们联系的青岛市市立医院的病理科,我们一家人都做了基因检测,两个月后结果出来了,我们家基因一切都非常正常,孩子也没有先天性的问题,尸检报告上也没有写明具体死因,问八医那边,就说让我们直接起诉,走司法程序。 强子说,医院那边冷冰冰的,什么态度也没有。

6 月 16 日下午,记者来到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因为疫情影响,记者试图进入医院产科被拦下。

17 日,记者致电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院办和医院党委书记办公电话,对方均表示不了解这个情况,让记者联系医院文化宣传部。

记者多方打听到王新夫妇的护士联系方式,这位护士表示她正在上班,对于王新夫妇的情况她不便透露,让记者联系院方,记者多次拨打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产科主任的个人手机,电话均被对方挂断。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和王新家的孩子情况如出一辙,孙先生的妻子 5 月 28 日在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接受剖宫产手术,结果孩子一出生就夭折,医院医生告诉他孩子出生后没有自主呼吸,不久便夭折。

此外,强子告诉记者,4 月 13 日,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也发生一起新生儿事故,和他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而孙先生透露,青岛市第八人民医院类似的案例还有很多。

5 月 28 日凌晨三点,我媳妇说肚子有点疼,早上 6 点我们就来到医院准备生,当时做了胎心监护,孩子没任何问题,等到 8 点多准备办住院,媳妇又说肚子疼,然后又做了一遍胎心监护,当时医生说孩子胎心不大好,然后就让我们吸了几口氧,吸完氧就好了,医生说不行赶紧剖吧,10 点多开始剖,然后剖出来孩子就不行了。 孙先生说,这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孩子孕检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缺氧没了呢?孕检都在青岛第八人民医院做,孩子出生后没有自主呼吸,医院没有责任吗?

我认为八医剖宫产手术可能有问题,近几个月他们院里好多孩子呛了羊水,缺氧然后住院。 孙先生说,他跟医院讨说法,医院就让他诉讼,现在他已经请了律师,正在走法律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