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一家及月嫂均确诊病毒,疑月嫂传染要求赔偿

 公司新闻     |      2020-05-04 10:35

为使新妈妈和刚出生的宝宝能享受到更好的护理,一般的家庭都会聘请月嫂上门服务,可是在此次的疫情之下,武汉的一个家庭疑新聘请的月嫂感染新冠,而致全家都传染,向家政公司提出赔偿。

家住武汉的杨女士在1月13日,迎来了新的生命,可爱的宝宝出生了。她也享受着为人母的喜悦。在怀上宝宝不久,杨女士和老公就开始着手聘请一位月嫂,也就在去年的9月25日,她与一家月嫂中心进行签约了一位母婴护理师卫女士约定服务时长26天,费用是1万元。

在今年1月13日随着杨女士宝宝的出生,月嫂卫女士就按约定到医院开始进行母婴护理服务。可是一周后,也就是1月20日晚杨女士家人发现月嫂卫女士出现咳嗽、嗓子疼等症状。当时也值武汉新冠的流行,家人的些担心,可是卫女士说自己是被空调吹到,热伤风。第二天下午,因为身体不舒服收工回家。

出于卫生安全考虑,杨女士用微信向月嫂中心提出,根据合同要求在不可抗力的情况下终止合同。月嫂中心顾问回复说,不能结束合同,除非派不出月嫂,如果不放心只能换人,可以保证她是健康的,但不能保证没带病毒。

这位月嫂中心的顾问还告诉杨女士,如果拒绝月嫂上门,就算违约。了解了这种情况后,杨女士担心被扣除违约金,只好妥协,同意继续履约,但要求月嫂提供健康证明。

经过视频面试后,1月22日晚9时,第二个月嫂李女士上门服务。在到杨女士家,第二位月嫂李女士转了几次公交,赶到杨女士家,进门前,李女士并没有戴口罩。

在李女士为杨女士及宝宝的服务过程中,杨女士听到李女士也多次咳嗽、吐痰,李女士解释说是打扫沙发卫生吸到灰尘所致。到了1月26日晚,杨女士也开始频繁咳嗽,为了宝宝的健康,第二天,她去医院拍CT检查,发现肺部已经感染。回家后,她与老公进行自我隔离。

1月28日,杨女士夫妻俩及月嫂的痰液拿去武汉病毒所进行化验,29日下午结果出来,显示三人均为阳性。其中,月嫂李女士的病毒浓度是夫妻俩的两到三倍。这一次,双方达成一致,决定终止服务。

对此检查的结果,杨女士认为,月嫂李女士的病毒浓度越高,其传染性越强,杨女士怀疑是月嫂先感染了病毒,并传染给她一家人。

为了证明自己的说法,杨女士说,在他和丈夫确诊前,家里除了婆婆和月嫂外,他们也没有接触过其他人。在第二个月嫂到家里前,婆婆才离开,并且婆婆之后并未被传染。从这点来说,足以证明病毒是月嫂带进她们家的。

对于杨女士的诉求,月嫂公司负责人朱女士说,当时武汉出现疫情,杨女士因第一个月嫂身体原因,公司提出可以终止合同并且不需要承担违约责任。可是是杨女士还是想再找一个月嫂,公司顾问就推荐了第二个月嫂李女士。

而月嫂李女士告诉公司的是,她到达杨女士家当天,发现杨女士就有发烧症状,过了几天,月嫂和雇主夫妇俩同时检查出阳性。月嫂出门前有进行相关的身体检查,其在家的丈夫和老母亲均未确诊,到了杨女士家后,也一直没有出门过。所以无法确定谁传染给谁,公司因此不能完全满足雇主诉求。

月嫂公司负责人朱女士说,公司经过考虑,同意全额退款给雇主。也就是说,这两个月嫂拿不到工钱,她们也委屈。公司也同意用电话或微信的方式对杨女士进行道歉。

但是杨女士要求赔偿18个月、每月1500元的奶粉钱。但是他们认为不能认定谁传染谁的病毒,出于对孩子的同情,考虑到孩子长大后会添加辅食,按照国内奶粉价格核算,同意补偿6000元的奶粉。对此因双方经过交涉,没有达成一致。

武汉市第四医院检验科技师陈刘俊说:月嫂病毒浓度高,只能证明月嫂更容易被感染,不能证明月嫂传染给杨女士,他们之间谁传染谁,需要更多的大数据和感染先后的时间顺序的检测结果来佐证支撑。

湖北今天律师事务所黄春兰律师认为,对于新冠病毒存在传染性、潜伏期长等复杂特性,如果杨女士无法证明是月嫂传染病毒致其生病而遭受损失,所以很难要求月嫂中心赔偿。

小结:从这起事件的经过,小编也是难以确定谁传染给谁,双方的说辞都能证明自己不存先感染的可能性。不过对于杨女士和丈夫来说,孩子刚刚出生,还沉浸在为人母为人父的喜悦之中,却又在这个时候确诊新冠肺炎,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但是还好宝宝是健康安全的,这一点比什么都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