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州节后育儿保姆供不应求,有人一天出200仍找不到保姆

 公司新闻     |      2020-04-05 13:51

贵也就罢了,关键还难找。从去年开始,不少爷爷奶奶们扛起了接盘侠的角色,到家政公司偷师,以便更好地照顾宝贝。

栗色短发,红色风衣,刚刚50岁的王允看起来干净利索。来郑州前,她在老家的退休生活轻松惬意。

到郑州后,王允再也没跳过广场舞,打扫卫生,做饭,照顾孩子,一天下来,累得骨头都要散架,哪还有劲跳舞。

王允家境富裕,儿子结婚时,一口气在郑州市中心买了两套房子,一套给儿子媳妇儿住,一套给老两口养老,就想着各自有各自的生活。

可是自从王允来郑州带娃,周一至周五儿子、媳妇儿忙着上班,原想着周末,他们会接手孩子,自己能松口气,没想到周末儿子带着媳妇儿来家里蹭吃蹭喝。

我打算去找个保姆。这是王允新年后的第一个打算,可是走了几个家政公司,却发现找个好保姆并不容易。

只要宝宝能带好,自己卫生方面比较爱干净就好。王允觉得自己要求不高,可是找了十几天,见了七八个保姆,还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

郑州市民王女士说,腊月二十三,保姆就回家了,没有保姆的春节,一家人带娃也堪比红军长征,哄娃、忙家务只恨自己不能分身。”

临近开工,保姆说家里有事儿晚几天回郑,之后便电话也不接了。过完元宵节,保姆回复了一条短信说,家里实在走不开,不回郑州了。

王女士和爱人是双职工,双方老人也帮不上什么忙。保姆的这条微信意味着,他们又要去找新保姆了。

今年招工需求挺旺,但人手蛮紧张的。一家家政服务公司的负责人陶女士有些着急,往年来看,春节假期过后,初七初八基本都回来了,今年元宵节都过完了,才回来二十多个保姆,其他人还没消息。

陶女士说,目前急着聘人的客户共有100多个,每天微信联系,上门预约保姆的客户有五六十个,根本供不应求。

郑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会长王瑜表示,今年家政行业一个最突出的表现就是,阿姨回去得越来越早,回来得越来越晚。春节期间更是一人难求,有客户一天200元,都找不到人。

家政服务行业还是一个门槛比较低的行业,有的保姆能挂靠四五十家中介企业,流动性很强。幸福宝贝家政公司马女士介绍说,家政公司虽然会对挂靠在我们名下的保姆进行统一培训,但也没有办法约束她们,导致保姆的流动性很大。

幸福宝贝家政公司的负责人马女士介绍说,目前,育儿保姆一人一价,跟个人能力、年龄都有关系,优秀点儿的可能会在4500元左右,有的甚至可能会要到5000元一月。

节前还有3500元左右的保姆,现在很难找了。王瑜说,从事家政行业多年,最近三年她发现了一条规律,每年过年后保姆工资都会上调。

王瑜说,2018年表现得最为突出,那年春节过后,保姆价格上调了15%左右,今年大概上涨了10%,育儿带做家务的保姆大约需要4000元每月。

这样的数据并非凭空而来。王瑜说,郑州市家庭服务业协会已经连续三年对全市2000多家家政企业展开问卷、入户调查。

调查数据显示,2017年郑州家政行业从业人员14万,营业额30多个亿;2018年的数据 还没出来,初步数据显示新增企业数量有所增加,从业人员大约为18万左右,总营业额在38亿~40亿之间。

即便如此,郑州供需差额还在10万人以上。王瑜判断,供不应求,是郑州保姆价格连年上涨的主要原因。

一名从事家政工作十多年的中介人员分析说,家政服务业收费没有统一的标准,目前保姆的工资基本上是各家公司参照市场行情自己定价,定得低招不到好阿姨,定得太高又会把客户吓跑,其实中介公司也很为难。

这名工作人员说,家政市场上存在一些小中介为了赚取中介费吸引保姆,甚至会在暗中助推价格上涨。

此外,还有不少保姆工作一段时间后,就会要求涨工资,导致现在顾客想找个合适的保姆确实不容易。

可现在家政工作人员一般年龄偏大,一般50岁以下都算是年轻的,特别是那种经过专业培训的育儿嫂,需求量就更大了,所以客户与家政人员挺难匹配的,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

但是在某些育儿想法上,妈妈可能会和家里的长辈发生一些小冲突。比如老人们认为吃盐才有力气,妈妈们通过科普渠道获得的信息则是太早吃盐或食用过多会导致孩子肾脏负担过重。

类似的案例很多,为了避免冲突发生,老人们也都在与时俱进。王瑜说,从去年开始,有不少80后90后把长辈送到家政职业培训学校,经过培训学习后请他们帮忙带小孩。

几十年都没摸过娃了,连怎么抱都忘了。准外婆李女士说,反正自己闲在家里也没有事做,去学学东西,以后带孩子的时候,年轻人就不会总说自己观念落后了。

王瑜说,除了年轻人送长辈来学习家政培训,自己也经常能接到一些已经退休的公务员朋友的电话,主动要求去家政公司学习,方便以后帮孩子带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