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资万元起步,请月嫂不能全凭碰运气,关键在于查验这个证

 公司新闻     |      2020-03-24 12:47

雇主与月嫂其实都在“碰运气”:雇主希望碰到一位尽心尽职的好月嫂,月嫂希望遇到一户通情达理的好人家。问题是,“好运气”的几率终究是有限的,而“坏运气”的伤害却是无穷的。

2018年,国内新生儿总数为1523万。由此意味着,平均每天有41726个新成员降临到全国各地的家庭中。

近日,《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了北京、上海、浙江、福建等地的多家家政平台和数位客户、月嫂。

记者发现,“初级”月嫂的工资因经验、平台、地域等的不同而差异较大,如5800元、7888元、12800元不等;冠名“金牌月嫂”的家政人员月工资往往在1.5万元到2.5万元之间;一些“首席”月嫂的月工资则逼近3万元。

家政领域里,月嫂几乎是高薪的代名词,既然有请月嫂的打算,自然会对高薪聘请做好充足准备。

虽然月嫂一般被划分为“初级”“金牌”“首席”之类不同等级,但依照的只是不同家政公司内部的标准,彼此之间并不通用。

简单说,此家政公司的“首席”月嫂,甚至有可能比不上彼家政公司的“初级”月嫂更专业。

“初级”“金牌”“首席”之类标准,与其说是针对月嫂的划分,不如说是区分家政公司的标志——名气响亮、实力雄厚的家政公司,往往更容易赢得信任。

但是,这样的方式仍然存在“适配”问题:别人能接受的价格,自己未必接受;适合别人的宝宝,未必适合自家宝宝。

问题是,允许“试错”的时间终究是短暂的,频繁更换月嫂不仅麻烦,而且也不免给宝宝和宝妈造成不利影响。

公众既看不到月嫂有什么样的职业履历,具备什么样的专业素养,也看不到月嫂薪酬的制定依据。

2016年2月1日,《家政服务母婴生活护理服务质量规范》和《家政服务机构等级划分及评定》两项针对月嫂的国家标准正式实施。

按照“新国标”的要求,“母婴生活护理员应为女性,年龄在18岁以上、50岁以下,初中以上文化程度”。

“新国标”的要求是,“上岗登记时应具有身份证明、职业资格证、健康证以及具备与等级相适应的服务技能”。

关于月嫂持证上岗,最容易使人想起的就是“母婴护理师”,这是月嫂行业为数不多的专业证书之一。

但你知道吗,“母婴护理师”并不在人社部发布的国家职业资格目录中,而是由中国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健康体育发展中心颁发的《职业技能证书》。

既缺少有效的监督手段,也没有明确的强制力,甚至,本就不存在母婴护理的职业资格证。

“育婴师”和“母婴护理师”,听起来似乎差不多,实则有巨大的差别:前者照例婴儿,后者兼顾母婴。

“育婴师职业资格证”中的“育”,最早指的是“教育”而不是“养育”,因为,“育婴师职业资格证”最初是针对早教教师的从业资格认证。

随着月嫂行业的快速发展,“育婴师职业资格证”被适用于月嫂身上,虽然没什么错,但终究让人觉得差那么点意思。

既然把月嫂定义为“母婴生活护理员”,那么,还是有必要制定关于母婴护理的从业资格认证。

当然,能拿出“育婴师职业资格证”证书已经颇为不易了,因为多数月嫂的“证书”只是来自家政公司,有些月嫂连这些徒有其表的证书都没有。

标准的缺失和管理的混乱,不仅直接损害雇主的利益,月嫂自身的权益也很容易受到伤害。

因为没有劳动档案,“好月嫂”的履历很容易被“清零”,“坏月嫂”的劣迹则很容易被掩盖。

在这样的背景中,雇主与月嫂其实都在“碰运气”:雇主希望碰到一位尽心尽职的好月嫂,月嫂希望遇到一户通情达理的好人家。

7月25日,全国职业信用评价网与广东省标准化协会等单位联合打造的全国首家母婴护理人才培训基地,在广州正式开展职业信用认证工作。

针对月嫂准入门槛低、服务质量参差不齐、诚信无处溯源、技能水平无从监管等行业痛点,标准化管理无疑是“治病良方”。

与此同时,监管部门也可以更加有效地对月嫂的职业行为实施监督,对家政公司的用人机制进行监管,从而保障雇主和月嫂双方的利益。

更进一步说,只有建立起全程可控的监督体系,才能真正激活沉睡状态的月嫂“新国标”。

据儿童产业研究中心预计,2018年中国母婴行业市场规模达到3万亿元,未来10年将保持20%-30%的高增长率。

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市场对月嫂的需求与日俱增,。只有“标准化”才能“规范化”,告别野蛮生长,月嫂这一职业才能真正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