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最佳开局!可转债市场赚钱效应凸显 基金公司布局热情高涨

 常见问题     |      2020-01-22 22:34

2020年年初,可转债市场就一片火热。数据显示,中证转债指数自开年以来的4个交易日连续收涨。1月7日家政公司,中证转债指数创下2015年8月11日以来的新高点。

在债券型基金2019年全年的收益排行榜单中,可转债基金收益领跑,业绩一骑绝尘。数据显示,2019年债券型基金收益排名前15位的均为可转债基金,其中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南方希元可转债、华宝可转债、汇添富可转债A、长盛可转债C、长盛可转债A。

看好未来市场表现,部分机构也在积极布局相关产品,多只可转债基金正在发行。多家基金公司表示,关注新券带来的超额收益,同时需要注意可转债行情或出现分化,需要精选个券。

数据显示,中证转债指数自开年以来的4个交易日连续收涨。1月7日,中证转债指数收涨0.23%,收报355.37点,同时创下2015年8月11日以来的新高点。

更有多只可转债上涨至盘中临时停牌。1月7日,上交所公告称,金牌转债、明阳转债交易出现异常波动,实施盘中临时停牌。临时停牌前,两只转债涨幅均超过20%。

事实上,过去的2019年可转债市场就迎来爆发,从一级市场来看,发行数量及规模均创下新高;二级市场更是火爆,可转债打新吸引众多投资者,可转债基金的业绩也领跑债基榜单。

“从回报分析看,2019年的可转债市场是估值和转股价值的双轮驱动,正股上涨贡献了主要部分,估值提升的贡献也不可忽视。其实从2018年市场行情来看,情绪非常悲观,估值压缩到历史底部区域,转债市场平均价格也落到面值以内,市场整体被显著低估,这个时候可转债市场具有极大的配置价值,所以后面我们也看到了2019年可转债市场确实不错。”博时转债增强债券基金经理邓欣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回看2019年,中证转债指数全年涨幅达到25.15%。分月度来看,则只有4月份和5月份是收跌,其余10个月均为收涨。

“2019年年初随着权益市场恐慌情绪的缓解,风险偏好回升,可转债市场企稳反弹,估值提升,转债市场表现不逊于正股市场;下半年随着投资者对股市中期预期的好转,转债市场估值非常坚挺,无惧股票市场的短期波动调整。”邓欣雨表示。

事实上,从过去一年公募基金的业绩表现来看,可转债的收益也在其中贡献了很大一部分。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据数据梳理,在债券型基金2019年全年的收益排行榜单中,可转债基金收益领跑,业绩一骑绝尘。

数据显示,2019年债券型基金收益排名前15位的均为可转债基金,其中排名前5位的分别是南方希元可转债、华宝可转债、汇添富可转债A、长盛可转债C、长盛可转债A,5只基金2019年全年回报分别为38.95%、34.82%、33.33%、33.27%、32.87%。

从公募基金2019年三季报数据来看,三季度末公募基金持有的转债市值为742.64亿元,相比2019年二季度末的683.85亿元,继续提升,环比增幅为8.6%。而绝对规模也已经超过了2014年牛市的高点,创下历史新高。

“配置比例高的主要原因就是在纯债市场收益率偏低局面下,绝对回报空间变窄,投资收益可能难以满足预期目标,所以更多债券类投资者将目光转向可转债市场以期望获取超额收益。”某大型公募基金固收总监表示。

就一级市场来说,2019年可转债的发行也格外火热。据数据统计,按发行公告日计算,2019年全年共有161只可转债发行,发行规模合计达到2758.44亿元。

而2018年,全年共有92只可转债发行,发行规模为794.17亿元。相比来说,2019年的规模骤增247%。

具体来看,几只银行“巨无霸”转债贡献了较大部分。譬如2019年发行规模排名前四位的几只转债均为银行发行,发行规模都在200亿元以上。其中浦发转债的发行规模最大,为500亿元,其次则是中信转债、平银转债、苏银转债,发行规模分别为400亿元、260亿元和200亿元。

“对2020年的市场我们仍然相对看好,正股驱动值得期待,虽然整体估值已再次回到2018年1月和2019年3月份的近两年高点水平,但绝对水平不算突出,较为合理。”前述公募基金投资总监认为。

“目前正股走势已进入震荡阶段,而转债弱势板块出现补涨,这或许意味着短期估值拉升行情趋于结束。不过后续仍要关注正股涨势能否接力,精选板块和个券或是主要配置思路。”沪上一家公募基金固收总监指出。

开年以来至1月7日,中证转债指数连续收涨。除了前述提及的金牌转债、明阳转债外,1月3日,鹰19转债也曾因为交易异常波动而被上交所临时停牌。当日是其上市首日,最终收盘涨幅为22.34%。可转债打新的赚钱效应依然吸引眼球。

实际上,金牌转债的中签率也是近期较低的一个。公告显示,金牌转债的网上中签率为0.0047%。除此之外,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的这段时间,还有森特转债、新天转债、福特转债等多只可转债中签率不足万分之一。

“一方面是短期经济有一些企稳迹象,货币政策也还看不到明显收紧的迹象;另一方面则是企业盈利情况会有改善,预期盈利增速已走过本轮调整的低点,2020年上市企业盈利增速会明显好于2019年。同时,国内资本市场改革一直在向前进,成效值得期待。另外,纯债市场还看不到特别好的机会,部分资金转向可转债市场是值得期待的,这将对需求提供极强的支撑。”邓欣雨表示。

具体到配置策略上,中信证券研究认为,“转债市场近期的个券分化愈发明显,市场主线也愈发清晰。转债当前策略首要的问题是分析权益市场短期的方向,然而判断大趋势总是充满不确定性,相比而言我们更愿意去寻找市场短期具有更高确定性的板块,周期板块家政服务、科技板块和价值板块。”

海富通基金则指出,“A股盈利回升,结构性行情可期。具体的转债配置关注景气度较高的成长以及消费板块,不过需要警惕流动性冲击。”

新年伊始,可转债市场持续火爆,新上市产品涨势喜人。对于未来可转债的走势,多家基金公司表示,关注新券带来的超额收益,同时需要注意可转债行情或出现分化,需要精选个券。

可转债打新收益再次成为焦点。2020年以来,5只新上市可转债中有3只上市首日涨幅超20%。打新收益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参与申购,中签率不断走低,金牌转债网上中签率仅有0.0047%。同时证转债指数开年 “四连涨”,机构参与可转债的投资热情高涨。沪市上月持仓数据显示,社保资金增持5.62亿元,保险资金增持13.96亿元,基金增持28.27亿元。年初以来,可转债成交金额合计达到504.99亿,而去年同期,可转债的成交金额仅有91.69亿。

事实上,2019年可转债市场就已经爆发,投资者“喜获丰收”,可转债基金平均收益率23.66%,最好的收益率达到了38.95%,表现远远好于债券型基金5.86%的平均水平。去年三季报显示,168只可转债基金持有市值合计495.83亿元,5只可转债获得超200只基金持有。

博道卓远混合基金、博道志远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袁争光特别关注可转债的配置价值。他表示,可转债下行空间有限,正股上行时,又能一定程度地跟随上涨,特别适合对应正股处于左侧阶段、具有长期成长性的标的。

“随着可转债市场大幅扩容,可挑选范围大大增加,个券的特征更为明确。2020年,我们将优先布局景气处于左侧或者长期成长性较好的新兴技术产业,同时配置有一定安全边际、景气稳定的龙头公司的可转债以及部分收益率接近信用类债券的高等级可交换债。”袁争家政公司光说。

金鹰基金表示,权益市场的春季行情仍在继续,转债市场的乐观情绪短期难以证伪,但预计市场逻辑会逐步从风险修复走向盈利预期,分化行情逐步展开。

金鹰基金分析,随着经济企稳预期的逐步形成,一些与经济周期关联度较高的板块可能受益。可以从两方面把握机会,一是“券商+科技”从中期思路适度向短期思路切换,关注弹性价值;二是继续关注周期类品种,如新能源汽车、钢铁有色、轻工、化工农药以及基建相关种类。

看好未来市场表现,部分机构也在积极布局相关产品,多只可转债基金正在发行。中泰证券资管去年年底发行了中泰中证可转债及交换债券指数基金,基金经理朱未一表示,2020年可关注三大机会,一是正股基本面优质且价格和转股溢价率不高的转债;二是与“硬核科技+消费升级+金融改革开放”投资主线相关的转债;三是一级市场优质新券打新带来的收益机会。

海富通基金表示,目前正股走势已进入震荡阶段,转债弱势板块出现补涨,或意味着短期估值拉升行情趋于结束。后续仍要关注正股涨势能否接力,精选板块和个券或是主要思路。

从2019年的收益排名我们可以看到,收益最好的普遍都是可转债基金或者增强型债券基金,其次是中长期纯债基金,再其次是短期纯债基金。那么对应的,可转债基金和增强型债券基金的风险也会大于中长期纯债基金和短债券基金。

区别于股票和股票型基金,债券基金属于相对低风险、低收益的资产配置品种,不同的债券基金收益和风险也不同,可转债基金和增强型债券基金收益和风险更大,其次是中长期纯债基金,再其次是短期纯债基金。投资者可根据自身风险偏好优选债券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