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津情·心声丨我与津方交流中国护理抗疫经验

 常见问题     |      2020-06-07 23:02

编者按:一个是非洲东南部的美丽国度,一个是中国中部的鱼米之乡,多年来,跨越万水千山,“湘津”情谊不断升华,历久弥坚。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国与津巴布韦两国守望相助,携手应对疫情,诠释了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时代内涵。经党中央批准,根据国家总体部署和要求,由湖南省组派的中国赴津巴布韦抗疫医疗专家组,带着祖国的重托,踏上抗疫援津的征程。红网特别推出《湘津情》系列报道,记录援津医疗专家的真实故事与心声。

每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昨天晚上备课,拉着英文超好的爽爽(孙爽)帮忙重新审阅课件,将近凌晨1点才睡,做了一晚“单词念不出来”的怪梦。今早6点醒来又开始熟悉课件,因为第一次以中国护理专家的身份全英文给津巴布韦中马绍纳兰省姆武尔维医院的医护人员授课,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行。

今天的路程比昨天还远了半个小时,车上大家一边欣赏马路两边的风景,一边谈论津巴布韦的历史经济。我很钦佩胡成平主任,她这么瘦小的身躯,这段时间以来她一直和我们一起来回奔波,没有一句怨言。她也没有让人看出她有丝毫疲惫,而且一直乐观积极,还会时不时跟我们开个玩笑缓解气氛。一路颠簸我们来到了津巴布韦中马绍纳兰省穆鲁威市,与当地卫生部门就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措施进行交流。由于当地医院没有足够大的会场,我们被安排在还未复学的一间教室跟他们交流。教室十分简陋,跟我在农村上小学的教室差不多。我注意到最后面几排有穿着护士制服的护士。

轮到我上台的时候,我居然一点也不紧张。自从大学毕业后就几乎没有再接触过英语,还好基础还在,我偷偷扫视下面的人群发现大部分都在认真听,只是紧皱的眉头告诉我,有些我讲的东西他们可能见都没有见过。事后,他们问我护理新冠病人几个小时一个班,我告诉他们ICU是4小时,但在前期人力和资源不足的情况下,我们坚持过6-8小时。他们又问这段时间医护人员需要一直待在隔离区吗?当我作出肯定的回答时,他们投来惊讶和怀疑的目光。也许他们根本无法想象,在疫情期间中国政府高效的领导力和中国人民强大的力量。

由于国家历史、文化和政治经济体制的不同,他们的公立医院人力单薄、设备缺乏、设施简陋、医护人员待遇差,在这种条件下他们仍然坚守在一线,也值得我们敬佩和学习。他们虚心谦逊,在参访他们的通道、病房设置时,他们一直询问着我们的经验和建议并且表示认同赞许。希望疫情能够早点过去,给津巴布韦的人民多一些希望和温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