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读|她到底来不来呀

 常见问题     |      2020-04-28 16:07

她,就是小阮,是我家第三个钟点工,爬上蹲下的在我家做了有近十五年了。之前的两个,各做了半年左右,一个不辞而去,另一个被我下决心辞退了。钟点工,或者叫家政服务人员,已然是城市里一支重要的劳务大军了。忙着上班、学习的三口、四口之家,单身独住的,留守两老的……平常人家,又但凡家里不想变成狗窝的,恐怕开门都八件事了: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还要请一个钟点工。其实,她们不但帮你解决了家里的清洁问题,省下了家里人的时间和体力,还避免了因家务引起的唠叨斗嘴,家庭和谐奖真该有她们一份功劳呢。

尤其像小阮这样的,人老实,做事勤快、干净还不计较。当然就很吃香很抢手。熟悉的邻居,大家说起来都很赞她。毫不夸张地说,我的快乐指数,跟她的来与不来有很大的关系。不怕你笑,比如,她请了个小长假,我又正好偶尔读到什么“良人久不至,……憔悴衣宽日……”这样的思妇诗,会因思小阮这个妇也生出几分哀怨来了。看来诗真的是能让人有代入感的。

现在你知道了,小阮到底来不来的纠结,就是怕了她不来的意思了。其实,她不来的时候,也基本上就是每年春节这段时间,有好几年也还没回去。但是因为她的预报,受着在老家念初中的儿子和女儿的人工调度,不是很准,她大概不知道,我心里随之的阴晴不定很难将息。今年因为受疫情的影响,就更加严重了。

她先说,小孩要补课不能来这里,她要请假半个月回家过年。人之常情啊,我有心里准备:好,没问题。某天她来了又说,不回去了,儿子女儿都能来了。两全其美,简直佳音了。

再下一日说,还是要回去了。到底来不来啊,定了吗?我问。因为儿子改主意了,主要在这里,他老子的眼皮底下没法痛快玩电子游戏。她说。我心想,好吧,扫地机、长拖把,还有什么多快好省的干活家伙?统统进购物车吧。

再下下一日,说真不回去了,儿子女儿也不来了。这是第一次,他们家分开过年了。因为新冠疫情,怕回去的来不了,来的回不去了。我一面嘴上安慰着她,这样也好,反正现在手机视频也很方便的,她低声说了一句什么,我没听清也真没在意,一面窃喜着,能来,好啊。

一直到疫情越来越严重了,小区严防严控了,她也就进不来不能来了。我当然是要遵守规定的,也担心传染问题。又想着,她在这里,既不能享受天伦之乐还赚不到钱的双重损失,就一改沮丧样,高姿态对她说,小阮,我们都要照国家说的做,你就别来了,正好休息休息增加抵抗力。你放心,我照样一分不少付钱,微信红包给你。推了半天,她拿出碎了屏的手机,我们加了微信,原来她有一个好听的名字:美凤。我本来手机里只存了她的电话,起的名是:钟点阮。

老实说,每次气喘吁吁做好家务,坐下来给她发红包的时候,我的心里颇有一丝不爽的感觉,心里强调的理由是,关键不是钱,是自己累个半瘫还要……她每次收到都回:谢谢。我也就看看,不客气三个字回得很勉强。

大概是疫情拐点后没多少日子,小阮来电话说,可以来了。一进门,第一件事她没去拿抹布,而是拿出一个信封,说,这是你给我的钱,我要还给你。说完就干活去了。(蓝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