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疑月嫂传染病毒,致使自己一家感染!索赔未果被建议提起诉讼

 常见问题     |      2020-04-28 16:06

(深度文章:全文共1719字,预计阅读需3.5钟。赞同以道君观点请点上方关注,不认同请在评论里留言。欢迎分享、收藏,谢谢!)

据楚天都市报报道,近日,武汉市民杨女士反映,她认为雇请的月嫂将新冠病毒传染给了自己一家,要求月嫂中心退费并赔偿,但与月嫂中心无法就赔偿金额达成一致,月嫂中心建议杨女士提起诉讼。

今年1月13日宝宝出生,月嫂卫女士开始履行合同,但是1月20日晚,卫女士出现咳嗽、嗓子疼症状,第二天下午,因身体不舒服收工回家。

月嫂中心顾问回复,可以换人,但是不能解除合同。更换的月嫂只能保证健康,但是无法保证不带病毒。

经过视频面试后,第二个月嫂李女士1月22日晚9时开始上门服务。据杨女士介绍,服务过程中,李女士多次咳嗽、吐痰,其解释说是打扫沙发卫生吸到灰尘所致。

另外,李女士也说,杨女士当天也有发烧症状,以为是乳腺炎、堵奶,这个情况也得到了杨女士的证实。

但是不久后,月嫂和雇主一家三口均开始出现相关症状。而且结果显示,月嫂李女士的病毒浓度是夫妻俩的两到三倍。

杨女士认为,病毒浓度越高,传染性越强,她推测月嫂先感染了病毒,并传染给她一家人。

而月嫂中心则认为,无法确定谁传染谁,出于同情宝宝的角度愿意协商处理。目前,双方尚未就一些细节达成一致。

出于某种大事化小的商业目的,月嫂中心选择给予一定补偿,但是就金额双方无法达成一致。

对于月嫂中心给的建议,杨女士可以提起诉讼,如果提起法律诉讼,杨女士会得到支持吗?目前看来,至少存在以下几个疑点“”

“月嫂病毒浓度高,只能证明月嫂更容易被感染,病毒更适合在她体内生存和繁殖,进而推测她具有感染性”。

此案例中,第一个保姆卫女士、产妇杨女士、第二个保姆李女士都曾出现过相关症状,根本无法理清到底哪个在前,哪个在后。

卫女士于1月13日开始服务,在1月20日晚出现了咳嗽、嗓子疼等症状,具体是否已经感染并已经传染给杨女士一家无从得知。

产妇杨女士在1月22日就出现了发烧症状,这个杨女士自己也证实了,以为是涨奶,实际情况会不会是杨女士在医院生产时,就已经和卫女士一起被感染,也无从得知。

李女士在1月22日服务时候有多次咳嗽、吐痰,具体什么情况无从知道。但是相关人士透露,李女士到杨女士家之前,与她有过密切接触的老母亲和丈夫,均没有确诊。

目前相关的地方性法规,倒有一个依据可以参考,那就是2020年2月10日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发布的《 关于规范涉新冠肺炎疫情相关民事法律纠纷的实施意见(试行)》(浙高法民一〔2020〕 1号)。

这个通知发在了全国的前面,其中在依法妥善审理侵权纠纷案件中有这段表述:“因被感染新冠肺炎而向肺炎传播者提起损害赔偿诉讼的,原则上不予支持。

但有证据证明肺炎传播者在明知自身处于确诊感染、疑似感染或者感染新冠肺炎高度可能的情况下仍未依照政府部门防控要求履行相应行为的除外。”

显然,卫女士、杨女士、李女士,三人当中没有任何人存在明知道自己已经确诊、疑似感染或者感染新冠肺炎高度可能的情况,所以追责难。

杨女士提出的因不可抗力解除合同要求,却被对方拒绝,可能是唯一合理要求赔偿的依据,但是鉴于无法认定病毒感染和合同未能解除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必然联系,所以法律根据可能还是不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