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虐婴获刑一年五个月!受害女婴夜惊至今未愈

 常见问题     |      2020-04-11 10:31

可是看着丈夫忙得没时间吃饭,周女士想回公司帮帮老公。夫妻俩商量后决定请一个保姆看孩子,为防万一,他们在家里装了摄像头。

2018 年 10 月,家政公司给周女士推荐了保姆赵某。赵某 55 岁,是某单位的退休职工,两个孩子都已长大成人,育儿经验较丰富。

周女士夫妇对赵某的条件很满意。双方谈好,赵某月薪 4000 元,唯一的职责就是照顾好周女士的女儿朵朵。

朵朵有些消化不良,与同月龄的孩子相比,身体瘦弱,还不爱睡觉,总是哭。赵某到来后,帮助周女士纠正了一个育儿习惯,朵朵的状态好多了,周女士很欣慰,这才安心去上班。

趁孩子睡觉,赵某还会帮周女士打扫一下房间。这是分外活儿,赵某主动做了,这给周女士夫妇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夫妻俩对赵某越来越信任,慢慢放下戒心,再加上生意忙,也没查看摄像头到底录到了什么。

赵某说,朵朵应该是受到了惊吓,小孩子由于神经系统不健全,受惊吓是常有的事。她还安慰周女士夫妇不要惊慌,她会整夜抱着朵朵安抚。

朵朵在赵某怀里睡得很香甜,周女士看她太辛苦,要替换她,她说周女士第二天还要上班,让周女士去安心睡觉。周女士对善解人意的赵某非常感激。

几天后的夜里,朵朵又犯病了,而且比上次还严重,周女士和赵某两个人轮流抱着哄都不好使。于是周女士停止了工作,在家照顾女儿。

赵某和朵朵独处时,根本不像她在周女士夫妇面前表现得那样贤淑能干,而是变身狼外婆,在朵朵哭的时候,对孩子大声吼叫,甚至还把朵朵抡起来往床上摔。

周女士哭着给丈夫打电话,说出了赵某的恶行。周女士的丈夫赶到家,又查看了一遍录像,发现妻子所言不虚,当场就要去打赵某。周女士拦住了丈夫。

面对监控视频,赵某无话可话,主动离开了周女士家。临走时,周女士警告她,如果朵朵日后有异常,自己还要找她。赵某没说话,灰溜溜地走了。

12 月 30 日,周女士抱着朵朵去了大庆市中医院,经诊断,朵朵为夜惊。次日,经油田总医院诊断,朵朵为受惊吓后夜间睡眠不实。

2019 年 1 月下旬,周女士忽然想到,如果赵某再去别人家做保姆,还会有孩子被伤害。1 月 29 日,周女士到公安机关报案。

她因为更年期综合征反应比较强烈,心情烦躁,于 2018 年 12 月 21 日、25 日多次对朵朵实施抻、拉、抡及往床上摔、扔等不符合婴儿护理规范的危险行为。

她说自己当时根本控制不了自己的行为,事后想想,也实在是太丧心病狂了。她不敢乞求朵朵一家人的原谅,只希望朵朵不要因为她的伤害留下任何后遗症。